莫高窟余秋雨

展会信息 371

莫高窟余秋雨与莫高窟

石窟对面,是三味山。《山海经》,顺追三幼望三危。可见是华夏文明早期的壁垒,把线和神话区分开还为时过早。很难想象那场仗怎么打,但浩浩荡荡的中原大军应该就在这里。当时整个地球人烟稀少,马蹄声空洞而响亮。让这样的三危山做莫高窟的倒影墙,精神伟大,人力无法企及,只能是大自然的安排。

公元366年,一个和尚来到这里。他的名字叫乐尊。他戒绝空虚。他很安静。他拿着张西,环游世界。这里已经是晚上了,他想找个地方住下。环顾峰顶,突然看到一个奇特的景象:三座险要的山金光闪闪,气势汹汹,像千佛共舞。是晚霞吗?不是,晚霞在西边,对应的是三围山的金光。

《三危金光》的玄机,后人已经解释过了,这里不想讨论。反正当时的乐尊和尚突然激动了。他怔怔地站着,眼前金光燃烧,身后是五彩缤纷的夕阳。他的全身被灯光照得通红,手上的张西变得晶莹透明。他怔怔地站着,天地间没有声音,只有光和色的溢出。他意识到了什么,将张西插入地下,庄严地跪下,清亮的声音发誓,从今以后,这里将被广泛地施舍,并在这里建造一座洞穴雕像,使之真正成为圣地。当和尚的誓约结束,双方的火焰一片漆黑,苍白的暮色压着辽阔的沙原。

不久,乐尊和尚的第一个石窟开始建造。在施舍的时候,他广泛宣传自己的冒险经历,远近的信徒纷纷前来朝拜景点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有新的洞穴吗?我挖出来的。从王公到平民,要么自己建房,要么合资建房,把自己的信仰和祈祷凿进这个陡坡。从此,这座山岗的历史,就离不开匠人斧凿的丁。声音。

工匠中隐藏着很多真正的艺术家。上一代艺术家的遗产也默默滋养着后代的艺术家。于是,大漠深处的陡坡吸纳了不可估量的人才,空灵挺立鼓胀,变得神秘安详。

从任何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到这里,都是非常遥远的。在可预见的未来,只能如此。因美而矜持,因富而远。它坚持每一个朝圣者都会得到长途跋涉的艰辛的回报。

我来的时候刚过中秋节,但是北风呼啸。一路上,我看到红鼻子的外国人在问路。他们不懂中文,但他们反复喊着:莫高!莫高!语气圆润,如呼唤亲人。国内游客更加拥挤。晚上博物馆关门的时候,有一群刚到的游客,求门卫开门方便。

我在莫高窟连续呆了几天。第一天黄昏,游客已经走完了,我沿着莫高窟的山脚来回徘徊。白天看的感觉很难梳理。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傻乎乎地想着这个山坡。是一种怎样的存在?

与埃及的金字塔、印度的山崎塔、古罗马的斗兽场遗迹相比,中国的许多文献遗迹往往具有历史层次。其他国家的遗迹一般都是修建一段时间,兴盛一段时间,然后作为纯粹的遗迹保留下来,供人瞻仰。中国的长城却不是这样,它总是一代一代地建造和延伸。长城作为一个蜿蜒的空间,与时间的蜿蜒紧密对应中国的历史太长,战争太多,苦难太深,任何一种纯粹的遗迹都不可能长久保存,除非藏在地下,藏在坟墓里,藏在不被普通人注意的秘密地方。阿房宫烧毁,王腾馆倒塌,黄鹤楼重建。成都都江堰之所以能长期保存下来,是因为它一直发挥着水利功能。所以,流传至今的历史遗迹,总是无穷无尽,饱含着几百代人的独特馈赠。

石窟可以引以为傲的外国古迹,因为它们是千余年的层层积淀。看看莫高窟,不是死去一千年的标本,而是活了一千年的生命。活到一千岁,血流通畅,呼吸均匀,这是多么壮丽的人生啊!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向我们走来,每一个艺术家都被卷入嘈杂的背景中,在那里举行着跨越千年的游行。杂七杂八的衣饰让我们眼花缭乱,咆哮的横幅让我们耳朵轰鸣。在其他地方,你可以蹲下来玩一块碎石和一个土堤。在这里完全不可能。你也裹足不前,身不由己,跌跌撞撞,直到被历史的洪流融化。在这里,一个人的感官是不够的,那就把自己丢掉,让无数对艺术大师把你碾成齑粉吧。

所以,在这个黄昏,我情不自禁地在山脚前来回徘徊。一点一点发现自己,你会震惊的。晚风夹着细沙,吹得我脸颊生疼。沙漠的月亮也特别冷。山脚下有一条潺潺流淌的泉水。抬头,听耳朵,终于,我有了头绪。

我还是记不起白天看到了什么。只记得最开始看到的是一条浓绿棕黄的溪流,应该是北魏的遗迹。色彩厚重沉稳如立体,笔法豪放豪放如剑戟。那个年代故事频出,北方有很多勇者驰骋沙场。他们的力量和痛苦融合在一起,流向石窟的洞壁。当工匠们在这些窑洞里作画的时候,南方的陶渊明正在他破旧的家中饮酒。陶渊明不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酒。毫无疑问,这里流淌着一股浓烈的白酒。没有香香。只是一种力量,一种可以让人疯狂拔刀的力量。这里有点冷,有点野,甚至有点残忍。

颜色开始悠然柔和,想必是在隋文帝统一中国之后。衣服和图案都变得华丽了,有香味,有温暖,有欢笑。这是自然的。杨迪皇帝高高兴兴地坐在御舟南,新建的运河碧波荡漾,通向扬州的奇花异草。杨迪皇帝凶神恶煞,工匠们不会跟着他笑,却变得大气脱俗,处处预示着他们的男人会冲出更惊艳的东西;

当然是唐朝的颜色突然变了。世界上所有的颜色都能喷出来,但一点都不野。它们伸展成纤细流畅的线条,变成壮丽的交响乐。不仅仅是早春的气温,还有春风,所有的一切?醒来,人的每一块肌肉和骨头都想跳。连鸟儿都在这里载歌载舞,连花朵都被图案包裹,为世界欢呼。这里所有的雕塑都有脉搏和呼吸,挂着千百年来永不凋零的笑声和陈娇。这里的每一个场景,

都非双眼能够看尽,而每一个角落,都够你留连长久。这里没有重复,真正的欢乐从不重复。这里不存在刻板,刻板容不下真正的人性。这里什么也没有,只有人的生命在蒸腾。一到别的洞窟还能思忖片刻,而这里,一进入就让你燥热,让你失态,让你只想双足腾空。不管它画的是什么内容,一看就让你在心底惊呼,这才是人,这才是生命。人世间最有吸引力的,莫过于一群活得很莫高窟余秋雨自在的人发出的生命信号。这种信号是磁,是蜜,是涡卷方圆的魔井。没有一个人能够摆脱这种涡卷,没有一个人能够面对着它们而保持平静。唐代就该这样,这样才算唐代。我们的民族,总算拥有这么一个朝代,总算有过这么一个时刻,驾驭如此瑰丽的色流,而竟能指挥若定。

色流更趋精细,这应是五代。唐代的雄风余威未息,只是由炽热走向温煦,由狂放渐趋沉着。头顶的蓝天好像小了一点,野外的清风也不再鼓荡胸襟;

终于有点灰黯了,舞蹈者仰首看到变化了的天色,舞姿也开始变得拘谨。仍然不乏雅丽,仍然时见妙笔,但欢快的整体气氛,已难于找寻。洞窟外面,辛弃疾、陆游仍在握剑长歌,美妙的音色已显得孤单,苏东坡则以绝世天才,与陶渊明呼应。大宋的国土,被下坡的颓势,被理学的层云,被重重的僵持,这得有点阴沉。

  色流中很难再找到红色了,那该是到了元代;

这些朦胧的印象,稍一梳理,已颇觉劳累,像是赶了一次长途的旅人。据说,把莫高窟的壁画连起来、整整长达60华里。我只不信,60华里的路途对我轻而易举,哪有这般劳累?

夜已深了,莫高窟已经完全沉睡。就像端详一个壮汉的睡姿一般,看它睡着了,也没有什么奇特,低低的、静静的,荒秃秃的,与别处的小山一样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又一次投入人流,去探寻莫高窟的底蕴,尽管毫无自信。

游客各种各样。有的排着队,在静听讲解员讲述佛教故事;有的捧着画具,在洞窟里临摹;有的不时拿出笔记写上几句,与身旁的伙伴轻声讨论着学术课题。他们就像焦距不一的镜头,对着同一个拍摄对象,选择着自己所需要的清楚和模糊。

莫高窟确实有着层次丰富的景深( of ),让不同的游客摄取。听故事,学艺术,探历史,寻文化,都未尝不可。一切伟大的艺术,都不会只是呈现自己单方面的生命。它们为观看者存在,它们期待着仰望的人群。一堵壁画,加上壁画前的唏嘘和叹息,才是这堵壁画的立体生命。游客们在观看壁画,也在观看自己。于是,我眼前出现了两个长廊:艺术的长廊和观看者的心灵长廊;也出现了两个景深:历史的景深和民族心理的景深。

如果仅仅为了听佛教故事,那么它多姿的神貌和色泽就显得有点浪费。如果仅仅为了学绘画技法,那么它就吸引不了那么多普通的游客。如果仅仅为了历史和文化,那么它至多只能成为厚厚著述中的插图。它似乎还要深得多,复杂得多,也神奇得多。

它是一种聚会,一种感召。它粑人性神化,付诸造型,又用造型引发人性,于是,它成了民族心底一种彩色的梦幻,一种圣洁的沉淀,一种永久的向往。

它是一种狂欢,一种释放。在它的怀抱里神人交融、时空飞腾,于是,它让人走进神话,走进寓言,走进宇宙意识的霓虹。在这里,狂欢是天然秩序,释放是天赋人格,艺术的天国是自由的殿堂。

它是一种仪式,一种超越宗教的宗教。佛教理义已被美的火焰蒸馏,剩下了仪式应有的玄秘、洁净和高超。只要是知闻它的人,都会以一生来投奔这种仪式,接受它的洗礼和熏陶。

这个仪式如此宏大,如此广袤。甚至,没有沙漠,也没有莫高窟,没有敦煌。仪式从沙漠的起点已经开始,在沙窝中一串串深深的脚印间,在一个个夜风中的帐篷里,在一具具洁白的遗骨中,在长毛飘飘的骆驼背上。流过太多眼泪的眼睛,已被风沙磨钝,但是不要紧,迎面走来从那里回来的朝拜者,双眼是如此晶亮。我相信,一切为宗教而来的人,一定能带走超越宗教的感受,在一生的潜意识中蕴藏。蕴藏又变作遗传,下一代的苦旅者又浩浩荡荡。为什么甘肃艺术家只是在这里撷取了一个舞姿,就能引起全国性的狂热?为什么张大千举着油灯从这里带走一些线条,就能风靡世界画坛?只是仪式,只是人性,只是深层的蕴藏。过多地捉摸他们的技法没有多大用处,他们的成功只在于全身心地朝拜过敦煌。蔡元培在本世纪初提出过以美育代宗教,我在这里分明看见,最高的美育也有宗教的风貌。或许,人类的将来,就是要在这颗星球上建立一种有关美的宗教?

  离开敦煌后,我又到别处旅行。

我到过另一个佛教艺术胜地,那里山清水秀,交通便利。思维机敏的讲解员把佛教故事与今天的社会新闻、行为规范联系起来,讲了一门古怪的道德课程。听讲者会心微笑,时露愧色。我还到过一个山水胜处,奇峰竞秀,美不胜收。一个导游指着几座略似人体的山峰,讲着一个个贞节故事,如画的山水立时成了一座座道德造型。听讲者满怀兴趣,扑于船头,细细指认。

我真怕,怕这块土地到处是善的堆垒,挤走了美的踪影。

  为此,我更加思念莫高窟。

什么时候,哪一位大手笔的艺术家,能告诉我莫高窟的真正奥秘?日本井上靖的《敦煌》显然不能令人满意,也许应该有中国的赫尔曼?黑塞,写一部《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》( und ),把宗教艺术的产生,刻划得如此激动人心,富有现代精神。

不管怎么说,这块土地上应该重新会聚那场人马喧腾、载歌载舞的游行。

  我们,是飞天的后人。

余秋雨《莫高窟》赏析

敦煌,佛教圣地,中华文化千年的瑰宝坐落在此。莫高窟,几千年了,它就在这里,像一座精神的宝藏,永远将人类的精神壁立于此。

莫高窟与云冈、龙门两大石窟不同,尽管他们都是如此得吸引人,但莫高窟就仿佛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孩子,浑身焕发着熠熠生机。这种青春的气息,是人类丰富的精神文明给予的。这份精神文明,铸就了莫高窟之魂。这就是莫高窟千年不老的秘密。

其实,莫高窟的一生就好比中国的历史。莫高窟因安史之乱几近毁灭,在崩溃的边缘中被人类挽救回来。就像中国一样,鸦片战争后,帝国主义将侵虐的魔爪伸向中国。堕落的清政府无力抵抗,一心求和。最后,广阔的中国被四分五裂,后来,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一切都回来了,就如莫高窟一样,获得了重生。莫高窟之魂,正是中华民族之魂。千年不灭的莫高窟,是中华之血,中华之魂的寄托。它千年不灭,中国也像它一样,从悬崖边救回自己,从无边的黑暗中找到心中的光明。

莫高窟正如余秋雨所写的那样,千年不倒,这一切的一切是我们的双手造成的,我们既然创造了它,也有能力毁灭它。所以,我们的心中应当从莫高窟的历史中感到羞愧。羞愧于安史之乱,因安禄山和史思明的野心而造成的人祸,我想,我们心中应当对那段历史感到沉痛,因为那段不堪回首的灾难,毁灭了我们所创造的美。后来的重建,应当是对这种精神文明的一种弥补吧!

莫高窟之魂,当千古永存,因为我们的信仰就像一把手,永远撑着它。

 

手机访问

作品人物网

为了安心旅游余秋雨辞掉院长一职 贾平凹 难得人才

上世纪90年代,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余毅然辞去院长职务,投身于旅游事业。妻子鼓动40万元大力支持丈夫辞职去旅游,令人匪夷所思。

于的书《文化苦旅》在出版,他在那里度过了四年的冥想时光。与其他旅游类书籍不同的是,作者在书中不仅描绘了祖国的美丽风光,还用心奏出了深沉、复杂、动人的历史旋律,缠绕在历史复杂的情感世界中,让人久久难忘、难以忘怀。

谈到敦煌,作者看着眼前波澜壮阔的画卷,回想起千百年前中国的风风雨雨,回想起隐居在城市里的陶渊明,回想起才华横溢的苏东坡,回想起猛火烹油、百花齐放的盛唐盛世,回想起为改善生活而随意掏空敦煌石窟、贩卖他国商人的愚昧小人王。

让我们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,被过往的历史歌谣所震撼,赏心悦目,感慨万千,最终悲愤交加。无论你有多么复杂的感情,历史或历史都不会仅仅因为沧桑就造成今天的浩劫。相反,无论历史经历了什么大事件,无论故事被翻了多少页,历史依然向我们展示着波澜不惊的优雅。

在它悲伤的记忆中,我们看到的是对过去教训的实现,我们学到的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。在它欢快的脚步中,我们感受到了智慧的力量,体会到了未雨绸缪的远见。

于在他的书《文化苦旅》中谈到了敦煌莫高窟。他说,你看敦煌莫高窟,不是在看死去一千年的标本,而是在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。1000年后,你永远活着,血流通畅,呼吸均匀。这是多么壮丽的人生啊。

如果你去莫高窟只是为了听佛教故事,它的神韵和色彩就有点浪费了。如果只学习绘画技巧,将无法吸引普通游客。单就历史文化而言,只能是厚厚的文字中的一个插图。

似乎要深刻得多,复杂得多。是多彩的梦,是神圣的沉淀,是民族心中永久的向往。是一种狂欢,是一种释放,可以让你与神与人融为一体,与时空一起飞翔。

千年之上,关于莫高窟的故事,要从一个叫乐尊的和尚说起。乐尊是和尚,但不是能成仙的唐僧。相反,他只是一个苦行僧。

莫高窟余秋雨与莫高窟

公元366年,乐尊进军莫高窟。这时,天色已晚。走了一天,饥寒交迫的乐尊想找个地方落脚。恍惚中,他看到了三味山的金光,汹涌如千佛舞。是晚霞吗?不,夕阳西下,远离三味山的金光。

乐尊和尚怔怔地站着,眼前是腾然的金光,背后是五彩的晚霞。突然,他似乎有了一种顿悟。他把张西放在地上,双手合十跪在地上。他向天地许愿,誓要走遍中国,在这里建石窟,使之成为真正的圣地!

不久,乐尊和尚开始工作。在他被广泛施舍的同时,他大力宣传自己的冒险经历,所有的听众都来朝拜。新洞天渐渐成型,从王公贵族到普通百姓,无不慷慨解囊,奉献自己的力量。他们有钱合资,没钱出资,却把信仰凿进了洞穴,成就了千年壮丽的风景。

今天,敦煌莫高窟向我们展示了历史的宏伟,敦煌莫高窟的历史告诉我们信仰的力量和不可战胜的智慧。

003010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足不出户的文化宝藏的优越待遇,还有无与伦比的文化冲击力。

书中处处都有作者生动的描写,华丽的文字呈现的美丽场景。范悦《文化苦旅》学到的不仅仅是历史的知识,还有古迹的壮美,还有精神上的盛宴和视觉上的冲击。

标签: 莫高窟余秋雨

评论留言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